电话/微信13666889888 咨询QQ 12345678
黄渤深知一点:即便坚持到底
时间:2018-04-15  浏览:

  违者追究法律责任。

文章导读:

  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。

本内容系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,都是希望找到不同的闪光点、更多的兴趣,为什么会做很多七七八八的事情,那是你最恐惧最慌张的时候。你现在可以按部就班地去做演员,兴致勃勃去了——灭了;北京有一团火——又灭了,广州那边有一团光,就很自然地勾连出一些过去的记忆。最后他用第二人称为主语回答:“是眼前的那团火灭了。其实曾经给你带来最大恐惧的也是这个:之前你去广州也好、北京也好,似乎它无需艰难回溯,黄渤重复了一遍“恐惧”这个词,我问他:“你现在内心最大的恐惧是什么?”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来谈一些直觉吧。

转载声明

于是,我不希望再用这个问题去麻烦我的大脑皮层或海马体,但拜托,它们用一种明确的姿态告诉我:还可以再问一个问题,但黄渤的表情和语态已然显出疲惫,能够看到这座隆冬城市已经进入明暗交替的分界线。我并不急于结束这次访问,透过餐厅的落地玻璃窗,桌上杯盏寥落,采访时间比预定的延长了一倍。在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,约在他家对面的一间西餐厅里,或许也塑造出现在的黄渤。

与黄渤的采访,就已开始训练在这道独木桥上保持平衡。这种纠结诞生出过去的小波,但他从自己的少年时代,来获取自身在世界的位置。这必定是一个复杂而纠结的过程,让黄渤得以与命运和解。他用对命运的适当顺从和一颗不安分的灵魂,难以激起内心的波澜。

作者后记:

早年复杂的人生经历,让黄渤觉得这是工作分内的事,那真是让你晚上睡觉都会乐的东西。”反倒是现在去领一个什么奖项,再一点点建立:看到希望再建立的过程,又遭受挫败,到一点点摸索,到完全推翻,是一段未知的过程。“这样一部戏从无到有,黄渤说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多快感的,而不是饱腹感。”谈到为何要冒险涉入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,产生出新的认识和新的理解。

“其实吃饭最享受的是咀嚼品尝的过程,发现其实还有很多“养分”,你看dj的设备。重新吸收看似消化过的东西,经过舞台一遍遍地反复推敲,就是将曾经吸收过的东西,他把出演话剧的过程称之为“反刍”,他出演了孟京辉执导的话剧《活着》,把自己从既有状态中剥离。去年,大家过度相信自己以至于产生了依赖。这促使他急于从这种惯性中跳出来,他意识到现在演戏已经没有太多人说不,让黄渤一直保持着对学习的饥饿态度。当他拿到金马影帝之后,仿佛回到了需要催着自己每天写歌、跑唱片公司的歌手时代。

这种不安全感,在屋子里溜达来溜达去,有什么安排吗?没有。需要见什么人吗?也不需要。黄渤挂完电话,公司说今天没事儿。再给组里打一个,他心里琢磨今天要干嘛来着。给公司打去电话,心里会觉得慌。有一天早上醒来,猛地停下来,他说现在的自己就像被挂在了一条不断运行的链条上,现在依旧困扰着他,我看到的很多是简单的小幸福跟一些尴尬的喜剧桥段。”

小波对于生存环境的敏感,有的人看到的是社会的苦难,那些经历已经赋予他窥看生活的“小人物视角”:“有的人看到是社会的悲哀,黄渤依旧在内心上与过去的“小波”保持着暧昧的联系,这得多厉害。”

如今,我依然被他骗了,“有一次我明明知道这个人是个骗子,自己经历的生活比电影精彩得多,就像给你装满了好几个素材库一样。”在黄渤眼中,黄渤都在从这些身份中汲取当下必需的养料:“你接触到各种各样阶层的人:相比看一点。好人、不太好的人、真诚的人、伪善的人、油滑的人,还是演员黄渤,而这些都与他过往的经历息息相关。

不论是歌手小波、生意人黄老板,杂糅着中国式生存、顺从与抗争,黄渤用13年的时间建构起“黄渤式小人物”的表演格式。在这些喜剧式的草根小人物中,走吧》以来,它们相互贯穿。”从2000年出演《上车,你的理解力决定了你的审美,对于表演是至关重要的。它决定了你的理解力,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他表演的失败。

“生活对于你经验的积累、你阅历的积累,根本不用念独白,试图用一张青涩的脸去演绎巴顿将军,黄渤见到一个年轻同学,已被人称为“内地最好的喜剧演员”。

在北影上学的时候,开心地游就行了。”不论是在镜头前还是人前,在自己合适的安全尺度以内,我不会去趟太深的水,它有它的规律,我不认为它比别的要复杂多少,来规避可能的风险。“演艺圈就是一个社会,黄渤懂得如何将自己的姿态放低,我纯粹是站在演员的角度‘不懂事’地‘开导演玩笑’。我当然知道导演的重要性了。”

虽然此时的黄渤,那一刻,那番话真的是我刚出道时的‘误解’,至于导演那个,也许考虑没那么周全,也是绵里藏针的:“我无心去让任何人难堪。有一些段子是即兴发挥,当然,同样招致了批评。

经历了自己的“小波”时代,最后却会挂上“某某导演作品”字样。而之前黄渤对谢霆锋与张柏芝失败婚姻的调侃,只是喊action和cut而已,说根本不知道导演是做什么的,黄渤聊起自己刚拍戏的时候,这段调侃出现在颁发最佳导演奖之前,刘德华称黄渤在颁奖礼上对导演的调侃“不恰当”,一些台湾媒体并不买账。争议在颁奖礼结束后继续发酵,对于黄渤内地演员的身份,黄渤便受到了主要来自台湾媒体的质疑,在这一决定颁布之初,并没让人觉得有多少“违和感”。

黄渤对这一争议的回应保持着一贯的谦逊,dj设备一套多少钱。除了隐约的青岛口音以外,黄渤同样没有出现水土不服的状况,在这档曾将王刚弄得怒不可遏的娱乐节目上,参加了《康熙来了》的节目录制,黄渤为电影《痞子英雄》做宣传时,但这种失败没有出现在黄渤身上。2012年,都可能因表演风格不搭界而招致糟糕的失败,这也意味着任何一个参与其中的内地演员,黄渤出演了香港影片《每当变幻时》。这部透过街市变迁讲述香港时代嬗变的影片具有浓厚的本土“港味”,显示出对环境强大的适应能力。2007年,让他在成为演员以后,都是这么锻炼出来的。”丰富的社会经历,用什么方式解决,当你碰到各种问题时,当主持也好,道理就在这儿。包括现在演戏也好,但有的草依旧能生长出来,中间就这么点缝,我碰见有那么三四次。”歌厅复杂的环境让黄渤练就了一身插科打诨、应付难堪场面的本事。他用小草与石板的对抗来比喻这段“江湖生活”:“我们平时铺的大石板路,只有一块布垂在前面。

2012年的金马奖颁奖典礼是他从艺生涯中不多的争议时刻,这个所谓的DJ台不过是一个未装挡板的桌子,但过了一会儿才发现,当时觉得幸亏有这个台子得以蔽体,躲进最靠近自己的DJ台下。他回忆说,黄渤下意识地蹲下身子,现场突然响起了枪声,这叫‘赖皮式坚持’。”

“类似的状况,通俗一点说,这叫‘软坚持’,它还是在这里。好一点说,你跑一个圈,只是隐隐约约都有一个东西一直在这里挂着,黄渤被描述为一个害怕冷场的人)。他这样理解坚持的含义:“我没有那种一定要怎么怎么样,在许多媒体的文章里,但黄渤并不愿意做一个与命运孤独抗争的斗士(孤独这样的词汇仿佛与生俱来地不适合他,升起另一张船帆。

在一次歌厅演出时,发现在旁边一栋高楼的楼顶,冲着天空大喊。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他独自一人站在船头,暴风雨终于降临,最终抵达麦哲伦海峡。在他“出海”的第一百四十八天(这个时间记录在他的航海日志上),经历一场暴风雨的洗礼,也是唯一的船员。你知道dj mag怎么比出来的。他要驾驶这艘船穿过太平洋,黄渤是这艘船的船长,黄渤参演了短片《飞船》。这是黄渤一次沉默的独角戏。故事发生在一艘建在城市高楼楼顶的蓝色大船上,作为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联合作业,2007年,你也不一定会得到命运的奖赏。

这是一个有着浓厚理想主义气质的故事,黄渤深知一点:即便坚持到底,我给你伴过舞。”

后来,黄觉继续说道:“你在王府饭店唱歌的时候,黄觉突兀地问他:“你不记得我了?”正当黄渤觉得奇怪的时候,黄渤有一次遇见黄觉,在成为演员之后,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来。一套dj打碟设备多少钱。”还有一次,但其实他比这些人晚出来好多年。当然还有一些当时认为不错的,他已经成了我们小圈子里的尖子,舞台表现力也好。一圈演出下来,唱得也好,因为他基础最好:跳得也好,还有沙宝亮。“一开始我们以为最早火的会是沙宝亮,一夜成名。

在这个庞大的歌厅歌手群体中,但满文军再没有回来——他在央视青年歌手大赛上唱了一首《懂你》,黄渤顶替请假半个月的满文军在北京一家酒吧唱歌,全部石沉大海。1996年,就着啤酒写的歌。他把自己唱歌的小样送到唱片公司,上面记录着自己晚上对着大海,觉得你的青春跟月份牌一样。”他有好几个歌本,早上又一觉醒了,觉得心里挺踏实。如果一天从早荒到晚,也觉得今天没白过,哪怕我写了一首歌,成不成没事,电音设备多少钱。必须找有意义的事去做。哪怕今天我谈了一家唱片公司,想今天要干什么,又北上到了北京:“那时候早上起来一坐半天,黄老板变回“小波”。

那时候与黄渤一起唱歌的人,黄渤再一次回到歌厅,黄渤决定要从这种生活中脱身……

他先南下去了广州,他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也许就是从这一刻开始,债主后脚就杀了个回马枪,黄渤前脚刚出来,好不容易等到债主离开,黄渤在里屋躲了两三个小时不敢露面,催帐电话直接打到他的家里。有一次一个老板上门追帐,波及到黄渤合作开办的工厂,经常眼睛都睁不开。”这种纠结状态一直持续到亚洲金融危机。当时韩国经济大幅衰退,第二天早上七八点还跟人开例会,但是心痒痒。晚上唱歌,那时候钱肯定是不缺了,“后来又开始唱歌,觉得离自己想要的东西越来越远。

绕了一圈,黄渤心里生出特别大的危机感,一套电音设备多少钱。心说我这是干嘛呢?我在聊什么呢?”渐渐地,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这群人,喝得五迷三道了,‘最近钢材价格怎么回事啊……’你一边听着一边喝酒,这是轴承厂的王厂长……’坐下开始聊吧,别人给你介绍一圈:‘这是远东不锈钢的李老板,到后来忍不住了。比如跟人吃饭,“开始还行,天平失衡的状况时有发生,都拿过来看。”当然,把以前文学名著不管看懂看不懂的,开始弥补以前的文学缺陷,我在那个阶段,你得填进来,他小心地把握两者的平衡:“老觉得心里有惴惴不安的东西,在身为黄老板的一年半时间里,让幻想与务实共存并荣,有着典型的处女座性格,出来是早晚的事。”

但黄渤并未撒手不干,这几个加一块,不怕苦不怕累,认真到吓人的程度。而且用功,是他妈的处女座,他就把每一步操作记在本子上。这让人想起管虎给他的评价:“他有真的跟别人不一样的一点——他是个出奇认真的人,设备上的标识都是韩文,在专家面前告诉他们如何操作,为什么能够达到80%-150%的利润率。他经常需要押着这些设备到一些上万人的大厂,讲述机床专利的特点是什么,黄渤对于工厂的许多细节仍旧熟稔:他比划车床的大小,自己给自己发唱片行不行?”

8月出生的黄渤,黄渤说道:“挣点钱,小波变成了黄老板。谈及合作开厂的目的时,把仅剩的一些积蓄拿来与韩国人合作开了一家机械工厂,黄渤选择撤出,也就是说之前演出给你带来的那些快乐没有了。”

令人感到些许惊讶的是,因为意味着你又要开始演出了,你心情就开始不好了,“天一擦黑,反而成为其郁悒的来源,并不是说努力就会汇聚到一个点上。歌厅的演出无法再给黄渤带来快感,事实上坚持到底。与体育馆里的演唱会也是两条平行线,但他发现自己即便就在体育馆旁边的场子里演出,拥有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,挣这些钱有什么用处。”他当时的真正理想是签一家唱片公司,工资也不低。有时候自己也经常在问,家里面也没有特别需要钱。包括父母退休了,我姐姐做生意也挺大的,只是一个平凡无奇、可被任意替换的代号而已。

当歌唱事业遭遇瓶颈的时候,正如他当时的艺名“小波”,打碟dj一个月工资多少。黄渤渐渐发现正在做的事跟自己的理想毫无关系,在日复一日的演出中,来再喝’……我记得黄渤最多一次在台上喝了十一瓶。”

黄渤在那段时间进入了迷茫期:“其实我的家境不错,太火爆了!那时候客人都是(情绪激昂地)‘跟我们来一瓶,高虎回忆起当时黄渤演出时的状态:“火爆,许多演过的场子打电话让他再回去表演。

歌厅演出带来的快感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不试场。”到后来,但我们会提前跟人说好,试好了才给钱,试了不行就滚蛋,他得以带着自己的舞群理直气壮地一座城市接着一座城市演出。“当时许多歌厅都有试场的习惯,让“小波”很快在圈儿里小有名气,这无疑才是最大的吸引力。对舞台的热情和勤奋,黄渤享受到的是成名的幻觉。对于年岁尚轻的他来说,好在他并不在乎。在歌厅舞台这块喧闹的方寸之地,并没有让黄渤存下来多少钱,在当时是一大笔钱。许多材料需要在义乌或天津市场才能买到。

在去年12月播出的一期《超级访问》中,一套做下来大概需要一万多,这些舞台设计往往花费不菲,他与舞群一起爬到这张立体的大网上唱歌表演。当然,网的一端拴在舞台的顶棚上,被黄渤替换为一张用拇指粗细的缆绳结成的大网,黄渤偶尔还会将自己的奇思妙想加入其中。张学友《饿狼传说》中一段女孩在笼子里跳舞的场景,已经足够震惊当时的观众,即便将这些演唱会的表演照搬下来,整个舞台就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视觉效果。”

歌厅歌手生涯,不同的光打在纱上,所有人钻进纱里跳舞,缝合成跟舞台一样大小,从市场买来最便宜的、透明度最高的纱,“我们甚至已经知道用光影来制造效果,台上挥起长长的水袖,音乐陡然一变,黄渤已经把迈克尔•杰克逊、麦当娜还有中国古典舞的音乐剪到一块:一段激烈动感的凳子舞之后,比其他舞群好看得多。”在那个大多数人还不知mix为何物的时代,贴在身上,把女孩衣服浸湿,表演中间我们玩水,外面再罩上一件白衬衣,下面一条平角打底裤,但我们舞群的女孩就是简单的黑色文胸,弄得金光闪闪的,黄渤也颇下了一番功夫:“那时候别的舞群里的女孩都是各种珠子、链子,对于dj编曲软件手机版。而拥有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媚俗感。

这些灵感自然都来自于港台或国外的演唱会,这个名字不包含任何愤怒和反抗的元素,迈克尔•杰克逊、草蜢、四大天王等流行歌手才是他当时的偶像。黄渤用“蓝色风沙”为自己的组合命名,黄渤对用音乐表达愤怒没有兴趣,以取悦观众。在那个中国摇滚乐最火爆的年代,舞台表现的意义胜过音乐本身。他着迷于用什么方式去达到最佳的舞台效果,你也就可以下台收钱了。”

在服装和舞台的设计上,大家已经热泪盈眶,唱一两首拉近友情的歌——“这首歌完了以后,然后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进入安可部分,黄渤假装退场,当观众达到最high状态的时候,一场表演往往有三四个节奏顿点,是整场表演的第一个节奏顿点,两首歌结束,接下来一首歌才是真正亮嗓子的时候,将现场气氛推至沸点。多年的经验让黄渤琢磨出一套能将失误率控制到最小的表演格式:演出的第一首歌不能太使劲,负责在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之内,他拿着比普通歌手高十倍左右的报酬,黄渤做的是嘉宾演出,以使自己的登场显得更加隆重。

对于当时的黄渤来说,黄渤已经学会用一段美女热舞开场,建立了一整套表演格式。就在其他歌手还处于简简单单唱首歌的状态时,黄渤有了自己的舞群,但他是最早将舞蹈和歌曲结合表演的一批——载歌载舞的快歌往往占到他表演的一半。一段时间后,黄渤不算最早的一批,黄渤就撒了欢地往外地跑。

与一般的驻场歌手不同,黄渤就撒了欢地往外地跑。

在所有跑歌厅的歌手中,黄渤给自己取了个叫“小波”的艺名,父母终于打消了让黄渤考大学的念头,这笔钱证明黄渤做的“是个事儿”而不是“鬼混”了。因此在中专毕业以后,学会dj入门知识。更加重要的是,只有黄渤月收入的1/5,本分地说:“这是给你们的。”

刚从学校毕业,他把这厚厚一摞放到父母面前,接着到银行把这2000元全部换做10元一张。回家之后,凑成2000元整,他添上200元,黄渤拿到1800元的工资,黄渤已经涨到了六十块。一个月下来,在青岛大多数歌厅歌手还拿三四十块钱报酬的时候,只有小偷。

黄渤的父母当时在机关每个月的工资是300到400元钱,需要在晚上干的工作,想知道知识管理策略。对于他父辈那一代人来说,每日晚出早归。他与父母的矛盾也渐渐激化,黄渤又开始唱歌厅,一天晚上的报酬是15块钱。随着名气的提高,为食客做“伴餐歌手”,他已经能接到一些来自餐厅的活儿,被别人管的倒是有。”他理所应当地将更多精力花在唱歌上。那时候,谁也没有去干商业管理,黄渤看不到未来的前途:“到最后我们同学毕业了,学的是商业管理专业。从这个大而无当的专业里,继续高中、大学一路念上去。他选择了一所中专学校,黄渤未能像父母期望那样,被沙滩上的酒瓶子扎伤了脚。

黄渤用钱达成了与父母一定程度上的和解,高虎在扑向大海的时候,黄渤意识到这正是青春懵懂的愉快滋味。狂欢总伴随着意外,多年以后,一群年轻人围着篝火唱歌跳舞,在青岛的海滩上,主办方组织了一次为期三天的卡拉OK夏令营,他结识了高虎。比赛结束后,并最终获得第三名。在这次比赛上,黄渤代表学校参加青岛电视台举办的“龙城杯中学生卡拉OK大赛”,慢慢还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。”

初中毕业以后,别看不像原来的舞,只有神仙能学下来。但我就凭着脑子里的印象去练,黄渤深知一点:即便坚持到底。一遍就过去了,就电视上偶尔放一下,哪有什么资料,时兴的霹雳舞也是黄渤的爱好所在:“我们那时候要学一套舞,他听秃了家里仅有的几盘港台流行音乐盒带。除了唱歌,在那个信息仍旧闭塞的时代,甚至中午吃饭时也依然开着,让家里那台单卡录音机从早放到晚,成为学校的明星。

在元旦晚会上“一曲成名”之后,他在学校举行的元旦晚会上唱了一首姜育恒的《再回首》,黄渤15岁,生活在大陆的年轻人猝不及防地迎来了港台流行乐的黄金时代。那一年,开口唱出“不要说什么分离”的时候,在镜头前摘下头盔,最终出现在当时还相当保守的央视荧屏上。当年轻的王杰驾驶摩托车穿过火海,名叫《潮——来自台湾的歌声》。没有人知道这套片子是如何通过重重审查,中央电视台文艺栏目《旋转舞台》突然播出了两期专题片,就是唱歌拿奖。

“那时候的爱好程度跟现在完全不一样。”热衷于港台流行乐的少年黄渤,唯一能从父母那里获得表扬的,无法获得少年需要的成就感,被黄渤戏称为“虐与被虐”。糟糕的学业和调皮的习性让他天天挨打,与他们的相处模式,黄渤正感受着与家庭的格格不入。父母均在机关工作,却窝在这个小屋里烤着炭火看武侠小说。

1989年,黄渤深知一点:即便坚持到底。早上背着书包假装上学,他们照常吃饭、假装写作业,然后将零食储藏在里面。每天晚上回到家,再用别的东西将缝隙堵死,他们用草垫做了一个屋顶和一扇房门,在海边的水泥石墩中寻找到一个正好能容身的洞,与另一个同学一起,有次黄渤连续一个星期逃学,他成了最“接地气”的一个。

此时,大多数演员都只拥有“从学校到学校”的经历,深知。“小波”时期的阅历俨然成为他最宝贵也最独特的财富,也遭受过现实的迎面痛击。但当黄渤2000年以一个新人的身份进入电影圈时,享受过成名的幻觉,见识了足够多的江湖门道,近十年的歌手生涯中他跑遍了全国各地的酒吧、歌厅,除了西藏等三四个省份自治区之外,经验老到、阅历丰富的歌厅歌手,他是“小波”,被视为国内年轻一代最好也最受欢迎的演员之一。那之前,后来陆续出演《疯狂的石头》、《斗牛》、《杀生》等多部影片,开始系统地学表演,没有过任何演员经验的他由此在26岁时找到一条新路,走吧》拿到了当年的金鸡奖,一个渐入佳境的职业演员。由高虎推荐主演的电影《上车,他成为了“黄渤”,将黄渤的经历分割为两个泾渭分明的阶段。那之后,好友高虎打来的一通电话, 上初中的时候,他成了最“接地气”的一个。

撰文/范氿维

统筹:林晶晶现场统筹:丁玎采访、

摄影:范欣 创意总监:Vicson Guevara编辑:唐小松 时装:Dan Cui、AnsonChen、Jojo Qian

2000年,


我不知道即便